中甲变“中假”引深思:俱乐部们为何不想冲超?球员为何要冒险?
原本当前中国足球的热度理应全部汇聚到国家队身上,未曾想成都蓉城门将张一诺的离奇失误,分走了一部分原本属于国足的“流量”!关于张一诺的失误,前国脚汪嵩已经做出了非常专业的解读;他认为这个乌龙,是张一诺在非常短时间技术,判断,决策性的一个失误。也有不少圈内人认为,打假球方式可以有很多种,守门员真要想打假球,没有必要用这种最为难堪的方式。张一诺为何会在那一瞬间出现如此离奇的失误?恐怕成都蓉城的其他球员,以及对方球员,都很难完全理解。而在张一诺失误的之前,其实很多长期关注中甲的朋友就已经注意到,近来中甲出现了很多诡异的比赛;当圈内人都开始把“中甲”称之为“中假”,这足以说明联赛一定出了问题,也同样带来了一些疑问。疑问一:成都蓉城想冲超么?今年成都蓉城花了两个亿,请来了徐正源带队,喊出了冲超口号,俱乐部也在转会市场上买了非常多的球员。然而成都蓉城买来的球员里国内球员里,只有刘若钒和勾俊晨是主力,其他人来了就没怎么用。唐鑫、杨挺、李建滨这三位原本被认为,有可能来打主力的后防球员,合起来赛季出场次数没超过10次;中场大将闵俊麟来了以后就踢了5场,外援罗慕洛一共踢了4场。。。当球队买了一大批人,结果发现这些人来了也不怎么用,乔纳森更是一场都没打,就直接跟费利佩进行了互换的背后,成都蓉城花了很多冤枉钱。关于成都蓉城迷一般的操作,之前谢晖就已经公开说出了他们不懂球。然而无论成都蓉城的管理层是否懂球,有一件事无法忽视:如果这些人都是主教练要的,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几乎不用?而按照江湖规矩,俱乐部负责引援的人本身就要赚钱;所以这里面有些人到底是怎么来的,这里面肯定有疑点。而买人并不完全按照主教练的意思,俱乐部真的想冲超么?而中国足球也一向有合同到期和合同即将到期的球员,冲超就面临失业的传统;且如今中国足球糟糕的大环境决定了,球员失业也很难找到下家。因此无论是管理层还是球员,他们在如今的大环境真的想往上冲么?疑问二:冲超弊大于利,有多少俱乐部想打中超?成都蓉城的疑问,其实在中国足坛绝非个例;过去这些年的中甲联赛,就经常有冲超集团的球队主动在冲刺期“踩刹车”的案例;这其中13年的哈尔滨毅腾,19年的石家庄永昌都是自己并不是很想冲,强行被竞争对手抬上去的。为什么有机会冲却不冲?球员、管理层、教练所担心的是,一旦冲上去,他们的位置很可能被取代。而投资人想的是,打中超投入大幅增加,他们就要算这笔账值不值了。而现如今中性名政策出台后,俱乐部不可能再成为母公司打广告的载体,投资方的投入将全部打水漂,实际上打中甲相比打中超还能少亏不少,且无论这个俱乐部是在中超还是在中甲,都可以跟地方形成纽带关系的情况下,今年的大连、重庆、沧州、武汉、青岛、津门虎这些队已经在“或明或暗”的摆烂了。目前在中甲的俱乐部,除了武汉三镇有强烈的冲超诉求,浙江被上面下了必须冲超的死命令外,包括领跑中甲的梅州客家在内的其他俱乐部,真的想冲超么?冲超对很多俱乐部而言都是弊大于利的情况下,那为何要冲超呢?疑问三:中国足坛目前有没有假球?打假球的成本多高?十几年前,之所以中国足球假赌黑满天飞,是大环境非常恶劣,俱乐部发不出钱,球员也拿不到钱引发的。当时很多俱乐部只能靠打假球来给球员结算工资、奖金。而球员无论想不想打假球,在生存的大前提下,也不得不打。而过去十年的金元足球时代,虽然遭到了陈戌源为首的这届足协痛批;但在金元足球时代,由于绝大多数球员、教练不再受欠薪的困扰,赚到了大钱,过去十年整个圈子里,很少有人会去铤而走险。过去数年中超、中甲大多数比赛是真实的。但现在大环境很差,足协又强推中性名,做出了联赛为国家队长期停摆的错误决策;当投资人们发现再投足球就跟打水漂一样,很多投资人就不想玩了,他们不再给俱乐部投钱,只能欠薪。当越来越多的俱乐部投资方发现,其他俱乐部欠薪也能轻松通过准入,这又间接的导致更多的俱乐部“效仿”,以至于目前三级职业联赛合起来,不欠薪的俱乐部就10家出头。而在这10来家不欠薪的俱乐部里,至少有一半也在不断压缩投入,控制球员的收入。很多球员目前的年薪,根本达不到足协工资帽的顶薪标准。当整个圈子至少有80%的人都在欠薪,从去年开始,就已经有庄家跟球员、球队直接接触,并传出了庄家给中超球队开出单场500万的说法。当打一、两场假球赚的,可能要比某些球员一年,甚至是两年的工资还要多;面对这样的诱惑,球员、教练们会不会铤而走险呢?现在的中超、中甲有些比赛已经演得有点“明目张胆”了;这一切不应该怪球员、教练,根源其实是在这届足协身上。当陈戌源这届足协上台后,为了豪赌世界杯,出台了一系列不合时宜的决策,导致整个联赛都快被搞垮了,投资方还会有投资中国足球的兴趣么?球员、教练又怎能不深受其害?而以中国队目前的定位,冲进世界杯几乎等同于做梦的背景下,12强赛结束后,谁又能为中国足球一地鸡毛的局面负责呢?

Posted in 火博官网